亦置身于大国对抗的前线

2020-01-12 02:43

二、经济增长依赖外国投资,脆弱性显著。双重危机后,外国直接投资的恢复带动格鲁吉亚经济复苏,2012年和2013年经济增长有望分别达到5.0%、5.2%。中长期对外资的依赖及贸易失衡等结构性问题难以改善,由于欧债危机前景未明及国际政治风险突出,格鲁吉亚经济在保持持续较高增速的同时,存在大幅波动的可能性。

四、赤字持续缩减,财政实力逐步增强。双重危机期间,格鲁吉亚财政出现大幅赤字,危机后赤字率迅速缩减至1%以下。预计中期内在经济持续上行的基础上,财政收支将出现盈余,各级政府债务负担率在未来五年将从32.6%持续降至22%左右。鉴于财政收入对外资依赖程度较高,在复杂的外部政治环境下,格鲁吉亚财政脆弱性依然突出。

中国经济网上海6月26日讯 (记者 李治国) 大公将格鲁吉亚的本、外币国家信用级别均评定为bb-,评级展望为稳定。评级结果反映了格鲁吉亚已逐步走出格-俄战争危机与金融危机(双重危机)的阴霾,经济与财政状况好转;但其地缘政治风险仍然突出,且过于依赖外援,自身偿债能力不足,外部脆弱性显著。

评定格鲁吉亚国家信用等级的主要理由阐述如下:

五、外国直接投资能够有效缓解贸易失衡,外债偿债压力较低。格鲁吉亚工业基础薄弱,生活必需品依赖进口,商品贸易失衡导致经常项目长期逆差,但外国直接投资流入较好地满足了经常项目融资需求。当前政府外债负担率为24.8%,由于外援流入稳定,有效缓解了其外债偿债压力。

鉴于格鲁吉亚地缘政治风险、贸易失衡及对外资过度依赖等问题短期内难有根本改观,整体经济及政府偿债能力的脆弱性将会持续;同时考虑到债务负担率已呈下行趋势,援助性外部融资渠道仍将保持稳定等因素,大公对未来1-2年格鲁吉亚本、外币国家信用评级展望均为稳定。

一、“脱俄西靠”战略使国家深陷大国角力的漩涡,地缘政治风险较高。格鲁吉亚一边倒的亲西方政策在促进经济较快增长的同时,亦置身于大国对抗的前线,短期难以根本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,内政外交均将继续受俄牵制。鉴于执政党在下次大选中胜出的可能性较高,国家战略将得以延续,国际环境也会继续保持复杂严峻的局面。

三、金融发展水平较低,对实体经济支持有限。受高利率及资本账户开放等因素刺激,大量外国资本投向格鲁吉亚银行业。不过由于起点较低,其整体金融发展水平仍不高,加之美元化程度较深致使货币政策有效性不足、存在货币错配风险,国家整体金融实力偏弱。